小透明一个

接昨天

牙每天早晨都要去奶奶坟前,给她带一点吃的。牙相信,逝去者灵魂会化作天上万千星辰中的一颗,永远的守护着他最爱的人。那么此时此刻,奶奶会不会也在看着我呢。

 

牙抬头望着已泛起鱼肚白的天空。只是二月初,村子依旧未走出夜长昼短的自然规律,天空中留有月亮暗淡的影子,与此同时的东边天,太阳正缓缓升起。

 

日月相存,光影相偎,祸福相依。

 

祸已不单行,那么褔究竟何时出现呢。牙对着立在奶奶坟堆前的肃穆墓碑喃喃自语。

 

( 拾叁 )

 

牙在奶奶的坟前遇到了刘婶,看见她放在奶奶坟前的碧色草药,眼睛红肿,脸上带有未干的泪痕。显然是在奶奶坟前哭过了。

 

“哦,是牙啊。”刘嫂见牙来了立即用占了泥土的衣袖擦了擦眼睛,装出一个勉强的微笑说:“没事,我就来看看大姐。大姐是个好人啊,可是怎么这么早就死了。这世道真是不公啊。好人都死了,坏人都还健在,唉。。。。。。”

 

刘嫂说着说着,眼里又有眼泪缓缓流出,像决了堤似的。她匆匆挥别牙,似乎是不想在一个十几岁的少年面前表现出自己懦弱的一面,令自己能够继续维持一个大人的形象。

 

牙拾起在奶奶墓碑前整齐排放的各色草药闻了闻,鼻尖萦绕着中草药所特有的苦涩却使人心旷神怡的味道。其中不乏一些凝血,补气,消炎的药,内用或是外敷的等也比比皆是,几乎囊括了所有山上常见的草药。大概是希望这些草药能够治愈奶奶的伤痛把,即便她已经不在了。

 

牙是很感激刘婶的。奶奶患病期间,她白天总是来牙家里,帮忙照看奶奶,稍微空闲下来就把自家的缝纫机搬过来,做几件衣服,拿出去卖,以维持生计。有几次牙想给刘婶一点钱作为报答,她都不收下。

 

她是及其好心善良的妇人,为别人家里的事奉献了自己半年的时间,并且如今仍未停下。

 

一连串的事情逐渐过去,不知为何,村里人又开始对牙表现出极度的耐心与热情,仿佛之前的种种侮辱与讥讽都从未真正存在过,只是幻觉而已。想要制造出这样的一种假象。

 

时间一点点过去,植物也一点点生长,牙去年年末种下去的罂粟如今已都是绿油油的茎叶,太大的起色。


评论
热度(5)
© 落丛 | Powered by LOFTER